返回主页 | 志愿者加盟 | 咨询预约 | 资料下载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731-22600926
  • 传真电话:0731-22600926
  • 电子邮箱:zzxlfd@163.com
  • 联系QQ群:8134596
  • 联系地址:株洲市芦淞区株洲市一中综合楼四、五楼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师困惑 > 让女生爱上知识比迷恋分数排名更重要

让女生爱上知识比迷恋分数排名更重要
信息来源:本站 作者:蓝天 更新日期:2016-4-8 下午 04:09:31

       每当与考试焦虑的学生家庭会谈,会让你感受家长对排名上的追求远远超过对知识本身的迷恋,而那么多年的考试焦虑案例中,女生占比例绝对多数,那些孩子对每一次的测验与月考,极度焦虑不安,深感无比的惋惜与痛心。

       那么,是什么促使她们忽略了对知识探求的乐趣,而去拼命盯着分数这个冷冰冰的度量值呢?

    其实,考试焦虑个案的背后,都有一个不同寻常的家庭故事,这些故事中的辛酸苦辣,可能在折射一个时代的背景……   比如,在上个世纪不仅仅政治运动频繁,一些收冲击所谓“坏成分”子女被剥夺了教育的权利,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化开,他们觉得机会难得,普遍的心理要努力出人头地。还有推行独生子女政策,基层女子深受歧视与排斥,在正常比例的女孩家庭,母亲对女孩的成长寄予更高的期待。而我们文化也在走精英路线,重政轻商的观念加强了成功学泛滥,那些低微的人常常用来比喻是读书差的“下场”。所以,整个社会从层级森严的背景中,都以学业、仕途、财富为成功标志。平民百姓只有一个升级的通道,希望子女通过考试升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尤其“非男孩”的家庭更是如此,对孩子在学校的成绩排名就有了变相的追求。

      小A是说话象个倒豆子一样的初中女孩,自我评价很低,眼睛不看人,只顾自己说一通,对会谈不感兴趣,她希望获得一招提高成绩的方法,帮助她快速超过那两年中无法超过的竞争对手…父母也同意她的要求,这是他们的咨询目标。这下,把咨询师难住了。

      无论她们多么急迫,这不象做心理咨询,他们一家更需要成功学的“催眠”。

       她与妹妹生活在农村环境,她妈妈说:“自己看了不少育儿的书,对她进行早期开发,幼年阶段发现她记忆比较好,一些卡片上的实物指认一下就领会,曾经为女儿的聪明喜出望外”。上小学后,A学习成绩比较出色,但学习习惯被动,后就托辅导机构到毕业,那里老师也很喜欢她,女孩的确非常“争气”,成绩保持前三甲。她不但给家人长了脸,而且以优异成绩进入保送重点初中的名列。可是,在学霸云集的重点初中,她很快迷失方向,无论她如何努力都不能够保持小学的优越状态。由此她陷入深深的抑郁中。   双女孩的农村家庭,在传统的观念中被认定是个弱的门户。虽然父母尽量做到不受“重男轻女”的封建意识影响,而在他们的心底却非常渴望女儿能够优秀来抵御这个歧视性的集体无意识,由此对女孩成绩的看重也会无意识地体现在平时的言语与行动上,直到转型阶段,他们更在乎女孩的成绩却远远地忽略了她适应的困难。   对于每一个个体,在转型时期,都会碰到大洗盘的考验,在学习容量增加,竞争激烈的初中生活中,是否继续保持优越地位,与学生的学习习惯与良好的学习方式密不可分。另外,如何与同学相处,克服新环境的孤独感也是长大中孩子不可或缺的社会技能。两者同时作用对促进新环境的适应非常必要,而这些因素都不是A的擅长的一面。抑郁伴她走过很长时间。

       小B也生活在双女孩的家庭,她在初中的生活与A很相似,希望自己保持小学阶段的优势,却无法实现,现在正值毕业前夕,当学校打出“中考最后一百天的标语时”,她的精神“瘫痪了”。妈妈紧急预约,B说早有心理咨询的想法,又羞于告诉母亲,就这样熬着过日子。   她是两女孩的妹妹,姐姐成绩一直比她扎实,B不否认自己非常妒忌她,因为妈妈老说:“姐姐不用我操心,就是你让我担心死啦!”B真的让母亲操心,因为她作业拖拉已经是老毛病,九年中从没有离开辅导老师,而且生活小节也处处依赖家人,那么大的人,早上起床妈妈不叫她不会自己起来的,而且去学校也从没有自己走路过。凭这一点,她还常常怕老妈对姐姐有偏心。

       在双女孩的家庭中,存在着暗中夺爱的竞争,B在生活上对母亲的依赖,是她独立受阻的原因。但是,为什么母亲一直保持不同于对姐姐一样放手,可能是另有隐情。亲子中的依恋关系,是互动的结果,如果母亲把两个孩子当作独立个体,那么同时放手的程度无疑会出现一个协同的效果。现在姐姐独立,妹妹却是长不大,到底母亲的翅膀护着妹妹使之起飞困难,值得好好探讨。   妈妈说自己单亲抚养两姐妹N年,姐姐本来随父亲,妹妹留在妈妈身边。后来因为父亲不情原照顾大女孩,姐姐也回到妈妈身边,这样对妹妹来说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所以,妹妹处处撒小心眼,要姐姐帮这个帮那个,姐姐都默认了,因为她也觉得自己的到来对妹有所不公,所以主动配合照顾她。而妹妹到初中还粘着妈妈睡觉,这样没有界限的依附,导致了B独立失去了最佳的时机。如果咨询为了提高她的学习能力,那么,生活本身的独立训练,就是B当前学习的最重要的课题。

      从两个女孩由“提高学习成绩”为诉求的案例进入咨询,却引发出依附、成长与独立的诸多课题的探讨,无不发人深思。   如果A在一个完整家庭的抚养价值,看父母对孩子成绩的倚重,可以理解他们为抵御社会歧视性压力,而通过敦促女孩取得优秀成绩挽回被颜面。而B的单亲家庭的结构,使姐姐与妹妹出现截然不同的发展模式,其隐情背后还是在告诉人们,姐姐因为某种程度上被父亲歧视放弃,回到母亲身边是背负对妹妹夺爱的愧疚感,使她无条件地迁就妹妹的无理要求,当然姐姐在付出中成就自己,而妹妹却在享受中荒芜发展。

       但对B母亲来说,她一方面承受离婚的心理创伤,另一方面希望通过完美抚养两个女孩的成就感去告诉对方,实现我养女孩不丢脸的理想期待。但是,她已经蒙受的压力,已经处处表现处的焦虑行为,反而使因为B不能有效地进行的学习与解决问题,甚至导致生活无能而体会到“失败”的滋味。   显然,这种失败不是她个人的失败,而是文化的失败,就B妈与A妈的焦虑代表着多少女性的焦虑,世俗中女性价值的低微,使双女孩家庭在成长中蒙受更多精神的压力,而父母压力的转移竟使女孩对成绩排名追求超过了对知识本身的热爱,这是一种说不出悲哀与忧虑……

      但站在家庭治疗的视角,学生考试焦虑是一种表象,其中的女孩为什么承接家庭的期望,是一种三角关系的呈现,心理治疗目标让女孩做女孩,母亲成为母亲,可能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家庭成长....

 
 
   联系电话:0731-22600926 / 联系传真:0731-22600926 / 联系邮箱:zzxlfd@163.com
   联系地址:株洲市芦淞区株洲市一中综合楼四、五楼  
   湘ICP备15015882号  承办单位:株洲市第一中学  版权所有